【讀書月之“看劇啦!”】| 帶你走進話劇(一)


發布時間:2018-04-11

 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
“最浪漫的事,莫過于與閱讀長相厮守。而4、5月,是我們的讀書月,為了讓更多的新民人走進閱讀,走進經典,我們将開展系列活動。活動前期,我們開展了文學劇本創作大賽,學生深入故事,編排成劇。活動共評出了特等獎2名,一等獎4名,二等獎3名,後續我們将陸續向大家展示。

 
 
 
 
 

 

 

特等獎

作品展

 

 

 

劉姥姥進大觀園(略改編)

八(7)班   農張蔚

 

人物:賈母、劉姥姥、薛姨媽、寶玉、湘雲、黛玉、寶钗、王夫人、迎春三姐妹、鳳姐、鴛鴦及衆丫頭(甲乙丙和另外)。

 

【第一幕】:出場

【喜慶音樂起,一個小女丫頭甲走出,追光打在她身上】

甲:真是可喜今日天氣清朗。昨日裡頭來了個什麼劉姥姥,說來也巧,她竟積了老太太的福氣,邀得在這兒住上幾日,今日還能熱鬧一天......

(這時,聲音漸嘈雜,更多丫頭擡着一桌一椅走上來,放下,甲跟着她們往右下台。左台走上來李執,李執身後跟着一個丫頭,劉姥姥跟在李執後頭。)

李執:好生着,别慌慌張張鬼趕着似的,仔細碰了牙子!

(指揮)恐怕老太太高興,越發把船上劃子、篙、槳、遮陽幔子,都搬下來預備着。(衆人答應:是)(李執轉頭向劉姥姥)姥姥來瞧瞧!

 

【第二幕】戴花

【這時,賈母等人(随行:鳳姐、鴛鴦、黛玉、寶玉、寶钗、惜春等)走出】

李執(迎上去):老太太高興,倒進來了;我隻當還沒梳頭呢,才掐了菊花要送去。(丫頭乙捧出一個大荷葉式的翡翠盤子來,裡面養着各色折枝菊花。賈母便揀了一朵大紅的簪在鬓上。)

賈母(回頭對劉姥姥笑道):過來帶花兒。

鳳姐(來過劉姥姥):讓我來打扮你。(将劉姥姥轉過身,背對舞台)(盡量随便亂抹粉,亂插花)

劉姥姥(轉過身):我這頭也不知修了什麼福,今兒這樣體面。{衆人大笑}

衆人(大笑):你還不拔下來摔到他臉上呢,把你打扮的成了老妖精了!

劉姥姥笑道:我雖老了,年輕時也風流,愛個花兒粉兒的,今兒索性作個老風流!(做出搞笑的動作)

(丫頭手裡都捧着一色攝絲戗金五彩大盒子走來)

鳳姐問王夫人:早飯在那裡擺?

王夫人:問老太太在那裡就在那裡罷了。

賈母聽說,便回頭說:你三妹妹那裡好,你就帶了人擺去,我們從這裡坐了船去。(賈母等人下台)

鴛鴦笑:天天咱們說外頭老爺們吃酒吃飯,都有個湊趣兒的,拿他取笑兒。咱們今兒也得了個女清客了。

鳳姐笑:咱們今兒就拿他取個笑兒。(二人便商議。)

李纨笑勸:你們一點好事兒不做。又不是個小孩兒,還這麼淘氣,仔細老太太說!

鴛鴦笑:很不與大奶奶相幹,有我呢。(鴛鴦等人下台。)

 

【第三幕】曉翠堂笑話

人物:賈母、劉姥姥、薛姨媽、寶玉、湘雲、黛玉、寶钗、王夫人、迎春三姐妹、鳳姐、鴛鴦等衆丫頭。

(舞台中央擺好了三桌及椅子。賈母、劉姥姥、王夫人、丫頭等人由右邊上台,各自随便坐下。)

(先有丫頭挨人遞了茶。鳳姐手裡拿着西洋布手巾,裹着一把烏木三鑲銀箸,按席罷下。)

賈母說:把那一張小楠木桌子擡過來,讓劉親家挨着我這邊坐。

(衆人聽說,忙擡過來。鳳姐一面遞眼色與鴛鴦,鴛鴦便忙拉劉姥姥出去至舞台右側【中間光暗,追光打在兩人身上】。悄悄的囑咐了劉老老一席話,鴛鴦又說:這是我們家的規矩,要錯了,我們就笑話呢。然後歸坐。)

{賈母帶着寶玉、湘雲、黛玉、寶钗一桌,王夫人帶着迎春姐妹三人一桌,薛姨媽在一旁吃茶劉老老挨着賈母一桌。鴛鴦是偏接過麈尾來拂着賈母。鴛鴦一面侍立,一面遞眼色。}

劉姥姥道:姑娘放心。

{劉姥姥坐下,拿起筷子來,沉得拿不動原是一雙老年四楞象牙鑲金的筷子給劉姥姥。}

劉姥姥:(費大力舉起筷子):這個叉巴子,比我們那裡的鐵鍁還沉,哪裡拿的動他?(衆人都笑。)

{這時,一個媳婦端了一個盒子站在當地,一個丫頭上來揭去盒蓋,裡面盛着兩碗菜,李纨端了一碗放在賈母桌上,鳳姐偏揀了一碗鴿子蛋放在劉老老桌上。}

賈母:請。

劉姥姥(站起身來,高聲說):老劉,老劉,食量大如牛。吃個老母豬,不擡頭!(說完,鼓着腮幫子,兩眼直視,一聲不語,停3秒。)

{衆人愣3秒,上上下下都一齊哈哈大笑起來。湘雲一口茶都噴出來。黛玉笑岔了氣,伏着桌子隻叫“嗳喲”。寶玉滾到賈母懷裡,賈母笑的摟着叫“心肝”。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鳳姐,卻說不出話來。薛姨媽也掌不住,口裡的茶噴了探春一裙子。探春的茶碗都合在迎春身上。惜春離了坐位,拉着他奶母,叫“揉揉腸子”。地下無一個不彎腰屈背,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,也有忍着笑上來替他姐妹換衣裳的。獨有鳳姐鴛鴦撐住。}

劉姥姥(拿筷子隻覺不好使):這裡的雞兒也俊,下的這蛋也小巧,怪俊的。我且得一個兒!

(賈母笑的眼淚出來隻忍不住,琥珀在後捶着。)

賈母笑道:這定是鳳丫頭促狹鬼兒鬧的!快别信他的話了。

鳳姐笑道:一兩銀子一個呢!你快嘗嘗罷,冷了就不好吃了。

{劉姥姥便伸筷子要夾,滿碗裡鬧了一陣,好容易撮起一個來,才伸着脖子要吃,偏又滑下來,滾在地下。忙放下筷子要親自去揀,早有地下的人揀出去了。}

劉姥姥歎道:一兩銀子,也沒聽見個響聲兒就沒了!

賈母說:誰這會子又把那個筷子拿出來了,又不請客擺大筵席!都是鳳丫頭支使的,還不換了呢。地下的人忙收過去了,也照樣換上一雙烏木

鑲銀的。

劉姥姥:去了金的,又是銀的,到底不及俺們那個伏手。

鳳姐:菜裡要有毒,這銀子下去了就試的出來。

劉姥姥:這個菜裡有毒,我們那些都成了砒霜了!那怕毒死了,也要吃盡了。{劉姥姥吃得香甜,賈母把自己的菜也都端過來給他吃。}

鳳姐(此時吃罷後):這會兒去探春姑娘房裡熱鬧熱鬧?{衆人應着,下台。}

 

【第四幕】酒令

【衆人從右邊上台】

{這裡鳳姐已帶着人擺設齊整,上面左右兩張榻,榻上都鋪着錦蓉簟,每一榻前兩張雕漆幾,其式不一。一個上頭放着一分爐瓶,一個攢盒。上面二榻四幾,是賈母薛姨媽;下面一椅兩幾,是王夫人的。馀者都是一椅一幾。東邊劉老老,劉姥姥之下便是王夫人。西邊便是湘雲,第二便是寶钗,第三便是黛玉,第四迎春、探春、惜春挨次排下去,寶玉在末。李纨鳳姐二人之幾設于三層檻内、二層紗廚之外。攢盒式樣,亦随幾之式樣。每人一把烏銀洋錾自斟壺,一個十錦琺琅杯。大家坐定。}

賈母笑:咱們先吃兩杯,今日也行一個令,才有意思。

薛姨媽笑:老太太自然有好酒令,我們如何會呢!安心叫我們醉了。我們都多吃兩杯就有了。

賈母笑:姨太太今兒也過謙起來,想是厭我老了。

薛姨媽笑:不是謙,隻怕行不上來,倒是笑話了。

王夫人:便說不上來,隻多吃了一杯酒,醉了睡覺去,還有誰笑話咱們不成。

薛姨媽點頭笑:依令。老太太到底吃一杯令酒才是。

賈母笑道:這個自然。(吃了一杯。)

鳳姐走至,笑道:既行令,還叫鴛鴦姐姐來行才好。(衆人都說很是。鳳姐便拉着鴛鴦過來。)

王夫人笑道:既在令内,沒有站着的理。(命小丫頭子)端一張椅子,放在你二位奶奶的席上。

鴛鴦(半推半就,謝了并坐下,也吃了一鐘酒)笑道:酒令大如軍令。不論尊卑,惟我是主,違了我的話,是要受罰的。

王夫人等都笑道:一定如此,快些說。

鴛鴦未開口,劉姥姥便下席,擺手:别這樣捉弄人!我家去了。(背景音樂變滑稽。)

衆人都笑:這卻使不得。

鴛鴦喝令小丫頭子們:拉上席去!(小丫頭子們也笑着将劉姥姥拉入席中。)

劉姥姥:饒了我罷!(動作滑稽)

鴛鴦:再多言的罰一壺。(頓一頓)如今我說骨牌副兒,從老太太起,順領下去,至劉姥姥止。比如我說一副兒,将這三張牌拆開,先說頭一張,再說第二張,說完了,合成這一副兒的名字,無論詩詞歌賦,成語俗話,比上一句,都要合韻。錯了的罰一杯。

衆人笑:這個令好,就說出來。

鴛鴦道:有了一副了。左邊是張天。

賈母:頭上有青天。(衆人道好。)

鴛鴦:當中是個五合六。

賈母:六橋梅花香徹骨。

鴛鴦:剩了一張六合麼。

賈母:一輪紅日出雲霄。

鴛鴦:“湊成卻是個蓬頭鬼。

賈母:這鬼抱住鐘馗腿。說完,大家笑着喝彩。賈母飲了一杯。

【中間場面紅的暗下來,追光打在劉姥姥旁的兩個丫頭身上。】

:(掩面打哈欠)這太太奶奶、姑娘們行酒令,我倒有點犯困。

:(扯扯甲的衣袖)快看,到劉姥姥了!

【舞台中間燈光轉亮,光打在劉姥姥身上。】

劉姥姥:我們莊家閑了,也常會幾個人弄這個兒,可不像這麼好聽就是了。少不得我也試試。

衆人都笑:容易的,你隻管說,不相幹。

鴛鴦笑:左邊大四是個人。

劉姥姥:(愣了一會)是個莊家人罷!(衆人哄堂笑了。)

賈母笑:說的好,就是這麼說。

劉姥姥也笑:我們莊家人不過是現成的本色兒,姑娘姐姐别笑。

鴛鴦:中間三四綠配紅。(語速慢)

劉姥姥:大火燒了毛毛蟲。(手舞足蹈比劃)

衆人笑:這是有的,還說你的本色。

鴛鴦笑:右邊麼四真好看。

劉姥姥:一個蘿蔔一頭蒜。(衆人又笑。)

鴛鴦笑:湊成便是‘一枝花’。

劉姥姥:(兩隻手比着,也要笑,卻又掌住了)花兒落了結個大倭瓜。衆人聽了,拍手大笑。

【畫面定格,場面褐紅,BGM起。】

旁白:一部《紅樓夢》,千年亦不朽。大觀園裡,人物俊秀,花卉草木亦全是用盡了人們智慧而成的結晶。在這當中,劉姥姥雖土頭土腦,卻用農家人的率真天性,為這封建之園獨添一分異彩!

【END全劇終】

 

 

夢回千年

八(6)班   杭炫、賴宇軒

 

演員表

王昭君,說書人,漢元帝,呼韓邪單于,漢宣帝,大臣,太監甲乙,宮女1234,皇子公主

 

第一幕

【台上提前放好說書人的桌子,上邊有一把折扇,說書人穿黑色中山裝,漢宣帝穿着黃袍提前躺好,劉奭穿蟒袍,皇子公主穿素淡的衣服,大臣們穿黑色朝服】

說書人:(邁着方步上台,坦然地坐下,清清嗓子 抑揚頓挫地):咱們書接上回,上回說到,漢宣帝得了大病,命不久矣,這時候,又會發生什麼故事呢?(看向舞台中央)

黃龍元年十二月,大漢王朝,長安,未央宮中。

(漢宣帝卧于榻上,已是病重之時,太子和公主皇子們焦急地守在一旁,大臣們站在一旁,有的竊竊私語,有的焦急萬分,有的若有所思)

漢宣帝:(聲音虛弱顫抖,面色蒼白)兒啊,你一定要打理好朝中事務,關心天下蒼生啊!

(說罷,咽下了最後一口氣)

劉奭及皇子公主等:(悲痛哭喊)父皇!——

大臣:(驚恐)陛下!——

太監:皇上駕崩——

說書人:(轉回來)既然漢宣帝已死,那麼接下來就該是劉奭繼位了,他當上皇帝後,(後方轉場)又會發生怎麼樣的故事呢?咱們接着說道說道。

 

第二幕

說書人:話說漢元帝劉奭即位後,漢朝與匈奴交好,竟甯元年正月,匈奴的呼韓邪單于再訪長安,請求娶漢族女子為妻,這個請求能實現嗎?(轉頭看場内)

呼韓邪單于:(單膝跪地)參見陛下!

漢元帝: (笑容親切)單于請起,不必拘于禮數。

單于:既然漢朝已與匈奴交好,那麼我願為天朝之婿!

漢元帝:(思索了一會,贊同地點點頭)好,朕即刻下旨,請單于回住處稍歇,等候消息吧!

單于:謝陛下!(緩緩退下)

漢元帝:(自言自語)誰能去擔當這和親的任務呢?公主僅有一名;宗室的女兒也并不多,況且也容易被他識破……有了!不如就找名宮女去吧!(揮揮手)

(幾個宮女走在廊旁,小聲議論着什麼。身為宮女的王昭君也在她們其中。)

宮女1:(作興奮狀)你們聽說了嗎?皇上要在宮中挑一名宮女給一位大王和親!

宮女2:(詫異)什麼?還有這種好事?那被選中的人豈不是可以逃離這深深的宮牆了?(堅決)我一定要去!

宮女3:(作附和狀)我也要去!

宮女4:(以教訓口吻,嚴肅地說)你們先搞搞清楚,要求和親的是匈奴的呼韓邪單于大王!匈奴那麼邊遠,去了也沒個照應,我看,還是算了吧!(宮女們聽到這番話,都不再雀躍,垂頭喪氣。)

王昭君聽了,若有所思,卻并沒說話。

(太監甲碎步小跑上場,在皇帝旁邊停下,彎腰,謙卑狀)

太監甲:陛下有何吩咐?

漢元帝:去把宮女們都叫來

太監甲:諾(跑到台邊揮揮手)都過來!

(一群宮女上場,跟着太監甲來到皇帝面前,昭君站最外邊)

漢元帝:你們之中有人願意遠嫁匈奴嗎?

(宮女們面面相觑,昭君思考了一下,站出來)

昭君:(堅毅狀)我願意

漢元帝:(驚訝,低頭沉思,想要挽留)昭君?你真的要去匈奴嗎?

王昭君:(仍堅決)陛下,就讓我去吧!我不怕苦!

漢元帝:(歎了歎氣,最終下定決心)好!你馬上去準備行裝吧!(太監乙上場,拿來聖旨和毛筆,漢元帝揮筆寫完聖旨)

太監乙:(拿着寫好的聖旨走到中央,打光,其他人趁機退場,聲情并茂)奉天承運,皇帝诏曰,呼韓邪單于不忘恩德,鄉慕禮義,複修朝賀之禮,願保塞傳之無窮,邊垂長無兵革之事。其改元為竟甯,賜單于待诏掖庭王嫱為阏氏。 欽此!

說書人:(光轉到說書人,太監乙退場,回過頭)看樣子,親事可以順利地進行了,讓我們靜待昭君出塞之日吧!(回頭看舞台)

 

第三幕

說書人:昭君出塞之日,塞外狂風大作,黃沙漫天,不知昭君的心中又是作何滋味呢?是堅定?亦或是彷徨?讓我們繼續往下看吧……

風沙特效起】(漢元帝和一衆大臣站在城門外,昭君站在漢元帝面前,單于和他的随從站在稍遠的另一邊)

漢元帝:(心中惋惜,可又不能失信于人,雙眉微蹙)昭君,你此行任重道遠,為了國家的社稷和人民的幸福,你可要保重啊!

王昭君:(眷戀地往城内望去,停2秒,轉回來面對漢元帝,堅定)是,陛下,我一定會不辱使命!(向漢元帝行一個大禮,轉身一步一頓地走到舞台中央,就地坐下,取下身上背的琵琶,開始彈奏《出塞曲》)【音樂起】

(彈奏完畢後,昭君緩緩站起身,心中無限悲涼,抹去臉上的淚,走向單于,單于抓起昭君的手,從另一邊下台,漢元帝望着他們的背影長歎一聲,慢慢低下頭,身後的大臣也感慨萬千,有的竊竊私語)【燈暗,給說書人一束白光】

說書人:(感慨狀,搖搖頭,拿起桌上的扇子打開{迅速!})哎,一位佳人,就這麼為了國家的安康與社稷遠嫁匈奴,驅使着她的,也許就是那一份熱忱的愛國之心吧。預知後事如何,請聽下回分解。(“啪”的一聲把扇子合上,邁着方步下台)

 

圖文編輯 | 陳岸荽

來       源 | 政教處、八年級語文組

 

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

為你推送最暖心的新民故事

識别二維碼

關注我們

浏覽次數:

 

最新導讀

熱門新聞